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文明之窗 > 文明环境建设
“一带一路”上的义乌传奇
http://cjb.yw.gov.cn  2017年05月15日  来源:义乌商报
〖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打印〗〖关闭〗

  4月29日,一列从英国伦敦始发,满载着母婴用品、软饮及维生素等32个集装箱货物的中欧班列,途经法国、比利时、德国、波兰、白俄罗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七国后,从我国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入境,历时19天,行程12451公里,最终顺利抵达浙江义乌火车西站。这是继今年初“义乌—伦敦”中欧班列成功开行后,从伦敦返程的首趟中欧班列。

  几天后,班列上这些时髦的“英国货”,便出现在了义乌国际博览中心的“2017义乌进口商品博览会”展台上。和它们一同现身的,还有来自五大洲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参展客商以及他们所带来的数万种消费品。

  在“一带一路”这个穿越非洲、环连亚欧的开放“朋友圈”里,坐拥全球最大小商品市场的义乌,无疑是最具典型意义的代表之一。那里贸易畅通,义乌国际商贸城的7万多个商铺常年经营着180多万种商品并出口全世界219个国家和地区。那里设施联通,算上不久前刚实现双向对开的“义乌——— 伦敦”班列,义乌已拥有8个方向的中欧班列,是国内开通国际铁路集装箱运输线路最多的城市。那里政策沟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除了1.5万名外商选择常住义乌工作生活外,每年都有超过50万的外商前来“淘金”,而这个小小的县级市也先后与巴塞罗那等24个城市缔结为姐妹城市,各种官方、民间的交流交往频繁。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之前,记者时隔数年再次踏上开往义乌的高铁,在满城皆市的独特气息中,细细寻辨那些由“一带一路”所引出的最真切感受和变化。

  从“买全球”到“卖全球”

  从上海坐高铁到义乌,会先途经杭州。尽管只有一站之隔,但和到杭州的随买票随走不同,要买张适合自己出行时段的高铁票去义乌,多数时候你至少得提前两三天订票才“保险”,要不然,等待你的很可能是“无座”和“无票”。

  下了车,明显感觉身边穿梭着的外国脸庞要比上海和杭州的火车站多得多。出站通道里,硕大的电子灯箱广告上,同样是小商品市场里一张张兴高采烈的“洋面孔”在提醒着你,国际小商品之都——— 义乌到了。

  这些年,义乌的属性从原先的“买全国、卖全国”悄然扩大到了“买全球、卖全球”。据义乌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义乌市的进出口总额为488.78亿元,同比增长23.72%。去年全年,义乌实现进出口总额2229.5亿元,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整体进出口就占据了半壁江山,增速明显。

  而几天前刚刚落幕的2017义乌进口商品博览会,就恰似一例明证。5月6日,俄罗斯参展商阿列克斯,带着深受总统普京喜爱的“网红”冰淇淋来到了俄罗斯馆,甫一亮相,便被热情的吃货们层层包围。据阿列克斯介绍,这种冰淇淋来自俄罗斯环境最干净的托木斯克市,用当地产的牛奶、花生、浆果等原料制作,共有一百多个品类,很受当地百姓欢迎。阿列克斯希望通过这次展会把这个俄罗斯“网红”引入中国市场。

  与“俄罗斯馆”合作的中方企业卓雅商贸是一家有着20多年历史的进出口企业。3年前,为响应义乌“买全球、卖全球”战略,卓雅公司开始从单纯的出口发展为进口、出口两轨并行。参展负责人孟达表示,此次共有冰淇淋、蜂蜜、食用油等数百款俄罗斯商品参展,展会结束后,这些新产品就将择优进驻义乌国际商贸城的进口商品馆开启日常销售。

  在为期4天的展会上,不仅有“一带一路”沿线42个国家和地区积极参展,为突出“推进开放创新、共享全球资源”这一主题,主办方更是一口气举办了16场“一带一路”海外新品首发会,让黎巴嫩古方养护品、土耳其彩瓷、荷兰生蚝、丹麦鱼油等一批批国外优质二三线产品首次进入中国消费者眼帘。据主办方负责人介绍,以往这些由境外中小企业生产的商品尽管品质优良、价格适中,但始终缺乏进入中国市场的畅通“入口”。在去年成功举办首届“一带一路”海外新品首发会的基础上,今年的展会扩大了新品发布的“质”“量”规模,更专注“海外新品”和“中国首发”两大概念,进一步提升了展会源头产品、源头货源的特色,让那些来自“一带一路”国家质美价优的进口商品与我国的终端批发零售商及代销商直接建立了联系。

  展会期间,在义乌国际博览中心的中央连廊位置,两列停靠着的卡通版火车显得格外显眼。一列是已经实现每周常态化运行的“马德里——— 义乌”中欧班列,另一列,就是不久前刚抵达的首趟“伦敦——— 义乌”中欧班列。两列火车的车厢里,满载着从西班牙和英国进口的酒水饮料、橄榄油、保健品、母婴用品、日化用品等特色商品。

  其中,伦敦班列上展示的英国产品中,有不少都是深圳有棵树科技股份公司进口的。据该公司副总裁王章民介绍,此次通过中欧班列将奶粉等英国产品进口到国内,为他们的跨境贸易打开了一条高效、便捷的新通道。“就以奶粉为例,由于母婴产品受交货时间紧等影响,以往大多不会用海运而是采取小包裹走空运,平均每罐奶粉空运成本在10元左右。这次通过中欧班列整柜运输,每罐的运费降到了2元,运输周期比海运缩短了一半,节约下的成本我们直接让利给消费者,使得奶粉在国内网站的售价已接近在英国当地超市的售价。”王章民说。

  中欧班列的“信”与“义”

  所谓中欧班列,是以固定车次、线路、班期开行,往返于中国与欧洲及“一带一路”沿线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

  根据义乌市陆港事务与口岸管理局提供的最新数据,自2013年首度开行中欧班列到今年5月1日,“义(乌)新(疆)欧(洲)”已先后开通至中亚、马德里(西班牙)、德黑兰(伊朗)、马扎里沙里夫(阿富汗)、车里雅宾斯克(俄罗斯)、里加(拉脱维亚)、明斯克(白俄罗斯)、伦敦(英国)等8个方向的国际货运班列,共往返运行177次,运送货物13953个标箱。其中,“义乌—马德里”班列共发运118次、10112个标箱。而此次“义乌—伦敦”班列的顺利对开,标志着“义新欧”这趟为国人所骄傲的中欧班列再添重量级砝码。

  “‘义新欧’从义乌开到伦敦,标志着‘一带一路’的最西端被打通。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和西方经济重镇伦敦由此实现了全陆地运输的无缝连接。未来,通过脚下的铁轨,我相信中国和整个欧亚大经济圈的联系会更为紧密。”义乌市陆港事务与口岸管理局陆港发展科科长王建明充满自信地说。

  经过三年多的运营,如今的“义乌—马德里”班列,每周固定开行两班,等待登上列车的货物,已排期到了一个月后。这条全世界最长的火车运输线路,几乎横贯整个欧亚大陆。火车从义乌出发一路向西,经新疆阿拉山口口岸进入哈萨克斯坦,再经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法国,最后抵达西班牙马德里,全程13052公里,一切顺利的话,需要18-21天。

  在此期间,班列要经历三次换轨和三次换装。王建明介绍说:“我国铁路用的是标准轨,哈萨克斯坦用的是宽轨,所以要在新疆阿拉山口口岸进行第一次换轨;德国用的也是标准轨,所以第二次换轨会在波兰与德国交界处;而西班牙与德国、法国的铁轨又不同,因此需要在法国与西班牙交界的伊伦进行第三次换轨。此外,整个行驶途中还要更换10多次火车头。”

  中欧班列(义乌)市场运营负责人冯旭斌,对于这条线路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市场的充分认可倍感欣慰。在他看来,运营中欧班列,除了要突破不同国家间技术、标准、理念等方面的障碍,最为关键的,恰恰是用团队的信和义,去赢得客户的支持和信任。

  2014年11月初,第一趟“义乌—马德里”班列开行前夕,组货情况不甚理想。很多有需求的客户都想先观望下——— 用火车运输,时间能保证吗?安全有问题吗?在义乌,冯旭斌和他的团队当时只组到了十来个标箱的货,距离班列开行所要求的34个货柜相去甚远。不得已,冯旭斌临时又加飞了一趟马德里。

  在当地侨领的帮助下,当晚,冯旭斌见到了中西百货协会的执行主席夏永平以及多位批发商,他们都是在西班牙经商多年的老华侨。冯旭斌开出了低于海运价格、货损双倍赔偿等优厚条件,希望他们通过班列运输从义乌进口的小商品。没想到,一位批发商直接提出了“喝一大杯红酒换一个柜”的要求。冯旭斌一口答应,可当地的大酒杯足足可以装近一瓶红酒。连着三大杯酒下肚,这才换来了大家的十多个柜。第二天,夏永平又给冯旭斌介绍了几个客户组了8个柜。

  2014年11月18日,首趟“义乌—马德里”班列顺利开行。眼看第一趟车走得很顺,第二趟班列很快便组到了40多个货柜。可没想到的是,这第二趟车,却在白罗斯和波兰边境遭到了当地海关查验,有多个货柜因此耽搁了数天。“其中有一个货柜,里面装满了节日礼品,一旦错过了交货时间也就失去了时效性,很可能就要放上一年,这对客户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损失”,具体承接组货任务的义乌中远国际货代公司副总经理鲍跃飞回忆道,当时他们心急如焚,商量下来决定不计成本,从马德里调派一辆集装箱卡车赴波兰将这个货柜拉上,走陆路运送至马德里,其他所有被耽搁货柜的损失也均由班列运营方全权承担。

  他们的这一举动,让客户直呼没想到。交货当天,冯旭斌出现在马德里,挨个向客户致歉,以取得他们的谅解。从那一刻起,很多客户反倒成了“义新欧”的忠实客户,而此后的“义新欧”,各方磨合得也是越来越好,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大面积延误”。眼看着班列知名度越来越高,主动找上门的客户和企业越来越多,冯旭斌的心里,有了一个小梦想:“我希望未来能通过开行更多的中欧班列,串联起地球村里的更多老百姓,彼此扶持合作,共同进步,一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除了“义新欧”还有“义甬舟”

  浙江盟德进出口公司,便是“义新欧”的铁杆用户之一。他们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五区的进口商品馆一楼,经营着一家西班牙商品馆。500多平方米的展示厅中,来自西班牙的红酒、橄榄油、奶粉、休闲食品一应俱全。这些货物,大多是经“义新欧”(马德里—义乌)线路,从万里之外的西班牙来到中国消费者身边。

  总经理金海军告诉记者,从首发班列至今的每一趟“义新欧”班列中,都有盟德公司的货柜:“第一列,出去2个(标箱),回来16个;第二列,出去4个,回来20个,第三列,出去28个,回来26个……以前走海运,完全看天吃饭,遇到海上大风浪常会打翻货柜,2013年10月货船还因碰到海盗折返,200多万元的货因此积压大半年,损失惨重,但自从走了‘义新欧’,运回的货完全都是零破损,运送红酒还能采用恒温集装箱,质量更有保证。”

  盟德公司的老板周旭峰,起初跟随父亲在马德里经商。2008年,当时的义乌市政府组团到西班牙考察,周旭峰所在的西班牙中国青年商会参与了接待工作。交流中周旭峰得知,义乌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市场,不仅要“卖全球”,还要“买全球”,而义乌方面希望像他们这样了解海外市场的华侨能带头把西班牙的优质商品卖到国内去。

  回国一番考察之后,周旭峰很快成了义乌国际商贸城里最早的进口商品经营者之一。短短数年间,他就在全国各地发展了数十家代理加盟商。随着双向贸易进一步扩大,周旭峰深感海运的不便,他期盼着有朝一日能有一条“丝绸之路”通过铁路连通中欧。2014年,当他得知“义新欧”是在义乌和马德里之间往返时,高兴极了的他毫不犹豫地成了“义新欧”的首批货主并使用至今。

  和周旭峰一样,自从让自家货物搭上了“义新欧”,夏永平逢人便夸“义新欧”的好,尤其是西班牙朋友面前。“他们都觉得难以置信,中国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开通这样一条班列。而作为在当地的华人,看到‘义新欧’开到马德里我们真的倍感骄傲。以前走海运,货物到了西班牙港口,还要走陆运才能到马德里,全程需要40天左右,而通过‘义新欧’只要21天,时间短了,不仅资金周转可以加快,库存压力也降低了。”夏永平说,“现在有‘义新欧’班列,接下来还有‘义甬舟’开放大通道,义乌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联系,必将越来越紧密,我们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

  就在两周前,王建明以学者的身份,受邀给一个来自非洲的高级官员班上培训课,讲的主要内容,就是义乌和“一带一路”。王建明在课堂上说:“除了‘义新欧’,我们还在加紧建设‘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将义乌和宁波舟山港连接起来。未来,‘义甬舟’将向西联通‘丝绸之路经济带’,向东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间勾起长江经济带,呈现‘两核一带双辐射’的全方位开放新格局。”

  王建明感慨道,这几年,来义乌学习考察的外国团队越来越多,从义乌走出去学习经验的团队也不少,彼此的交流互动愈发频繁。光是这样的讲课,今年他就讲了好几回:“看得出,大家对‘一带一路’有着浓厚的兴趣,也是真心想参与其中。其实‘一带一路’本就是个开放的朋友圈,可以涵盖各个合作领域,中国欢迎各国共同参与,一起实现发展繁荣。”

  “想成为中国发展一分子”

  在义乌,约有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万境外常住人口。很多外商,选择在义乌安家,印度商人菲利普,就是其中一员。他的“不可思议”印度商品馆,就离盟德公司的西班牙商品馆不远。在义乌待了15年,菲利普的朋友圈里有不少当地朋友,很多义乌老百姓也都知道菲利普,倒不是因为他进口的印度产品有多“不可思议”,而是因为他的一封信。2014年8月18日,义乌当地媒体刊登了菲利普写给义乌的一封信,名字就叫《致我的第二故乡》。在信中,菲利普对义乌的交通、路面标识、举办马拉松赛等11个方面提出建议。让菲利普颇有成就感的是,当时的许多建议后来都被义乌有关部门采纳了。比如,菲利普建议借鉴迪拜和新加坡的经验,举办进口商品购物节,没想到仅仅过了5个月,“义乌首届进口商品购物节”就顺利举行。

  2014年11月,义乌B型保税物流中心正式启用,菲利普又成为第一批入驻的外商。“和其他地方相比,这里最大的政策优势在于允许货物拼柜。”菲利普说,像檀香、精油这类产品,多是小笔订单,单独发一个柜子可能性不大,允许拼柜出口,就可以完全打消顾虑了。在他看来,之所以自己能在义乌待这么久,并将其视作“第二故乡”,离不开义乌多元、细致、包容的商贸和文化氛围。菲利普常会跟中国朋友说:“你们有中国梦,其实我也有个中国梦,那就是成为中国发展的一分子,把自己的力量完完全全贡献出来,和中国的伙伴们一同成长。”

  在义乌采访的这几天,记者还认识了一个有趣的巴基斯坦商人阿酷。他开场的第一句中文,便把记者逗乐了:“我的名字叫阿酷,是酷酷的酷,不是裤子的裤哦。”

  17年前,阿酷和他的同学一起背着家人,从巴基斯坦坐上了飞往新疆乌鲁木齐的飞机,准备到中国“淘金”。在乌鲁木齐的市场转悠了几天,他俩并没发现什么商机,倒是打听到了一个叫“义乌”的地方适合做生意。于是,他们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来到上海,再转大巴一路颠簸到了义乌。当时的义乌还没有建国际商贸城,只有一个老旧的篁园市场,但市场里一应俱全的商品已经让阿酷两眼放光。

  阿酷告诉记者,他出门时,偷拿了爸爸的一张银行卡。为了拿出做生意的启动资金,他先后从卡里取了好几次钱,一共五六万人民币,统统用于批发五金产品运回巴基斯坦转卖,没想到一下子便翻了倍:“当时的货物我们都是走陆路运输,从新疆的红其拉甫口岸出境到巴基斯坦,不仅路不好走,每年还有半年时间由于天气寒冷而封路,运输极其不便。”

  随着生意越做越好,阿酷把他的两个弟弟也从巴基斯坦召到了义乌,帮着他一起开拓市场。如今,阿酷不仅把中国货卖回中亚,还把非洲红木、西班牙橄榄油、沙特蜂蜜等源源不断进到中国。这两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升温,阿酷也把目光瞄到了更远。最近,他就让弟弟回巴基斯坦,到瓜达尔港周边进行考察,寻觅商机。阿酷知道,从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中巴经济走廊”一旦建成,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他的老家巴基斯坦而言都是巨大的利好。在阿酷看来,能够搭上“一带一路”这趟“顺风车”,把生意做到全世界,不仅是他个人的心愿,同样也是身在义乌几十万外商的共同心愿。

  “我相信,‘一带一路’将带给我们的绝不只是简单的商品互联互通,而是各国间贸易、金融、人才、文化等多领域、全方位的互联互通。”阿酷熟练地用中文,自信地向记者阐述他对“一带一路”的理解。

  转载5月14日《文汇报》王星/文


友情链接
关于本站 | 常见问题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CopyRight(C) 版权所有 义乌市创建文明城市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4025165号
义乌市创建文明城市办公室承办
建议IE5.5 1024×768分辨率以上浏览本网站